写于 2019-01-06 07:15:03|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环境

主页 | 评论 落实法律比颁布新规定更能有效阻止煤矿事故 (韩东方) 2005-09-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9月3日,国务院颁布了《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

9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国务院法制办主任曹康泰答记者问

就违法煤矿“停不了、关不死”的问题,曹康泰表示:对被责令停产整顿的煤矿应当由地方政府采取有效措施进行监督检查

监督检查不力的,要对直接责任人和有关负责人给予记大过、降级、撤职直至开除的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曹康泰强调,制定这个“特别规定”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明确和加重地方政府及其煤矿安全监管部门和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在预防事故中的责任,实行严格的责任追究制度

当前煤矿安全问题日益恶化,事故情节越来越恶劣,结症真的在于责任不清规定不明确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山安全法》实施已经12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实施8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也颁布实施3年了,但是,这些具有法律强制力切权责规定的清清楚楚的国家法律,却没能有效阻吓住地方官员们利用手中权力从煤炭生产中牟取私利

最近一年多来,更有不少县长、市长和主管局长因对安全生产监察不力造成事故而被处分、撤职甚至被判刑,今年2月14日辽宁阜新矿难214名矿工遇难,辽宁省副省长更引咎辞职,但这些处分和刑罚同样没有能够阻止各地官煤勾结牺牲矿工生命谋取暴利

而近几年来,国务院、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每个月甚至每个星期都在发出安全生产紧急通知、事故通报、安全生产工作意见等,但,煤矿安全状况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每况愈下,单次事故伤亡人数也越来越多

面对如此严酷的现实,难道真有人相信,凭国务院再颁布这么一项“特别规定”,就能震慑住那些腐败到骨髓里的地方政府官员,从而使他们心甘情愿的放下手中的权力立地成佛,开始真心着手落实改善煤矿安全吗

我怀疑,连那些促成这一“特别规定”出台的国务院官员们自己都不信

9月6日,就在国务院法制办主任曹康泰有关这一特别规定的谈话在人民日报刊登出来的当天,山西省吕梁地区中阳县枝柯镇煤矿二坑发生瓦斯燃烧事故,17名矿工遇难

而包括出事故矿井在内的枝柯镇三家煤矿,全部都在国家安全生产管理局8月31日公布的7000多个停产整顿矿井名单中

从政府操作的程序推算,这家煤矿被列为停产整顿矿,中阳县政府最少是在一个月前就上报到吕梁地区,然后报山西省再汇总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公布

也就是说,最少在一个月前,中阳县政府便确认这家煤矿有事故隐患并决定予以停产整顿,但事实上却根本无效

其实,各地官员都知道,这次停产整顿7000家煤矿是国务院直接下手实施的,在过去,各地方政府官员就算胆子再大再猖狂,也不会在这时候顶风作案

可这次,偏偏就是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自主持召开安全生产会议,国务院大张旗鼓的发出紧急通知又颁布“特别规定”,中纪委、监察部、国资委和安监总局又发出“联合通知”的风口浪尖上,枝柯镇煤矿照样顶着停产整顿的风头生产

强迫7000多家煤矿停产根本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中国目前的煤矿安全问题,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我们这次不谈,目前决策者要面对的更棘手的问题是,就算是在国务院的直接推动下,这7000多家煤矿也几乎没可能进入真正的停产整顿

面对当前异常严峻的安全生产现实,颁布多一些可操作更强的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颁布规定”被当做解决安全生产问题的主要的甚至唯一的工作的时候,最根本的法律法规定的落实问题便会继续受到忽视,安全生产问题便不但走不出“只制定规章没有人落实”的死胡同,反而会更加恶化

因此,多多考虑如何引进以及引进些什么现存制度中没有的,但又是最缺乏的监督和强制因素,要比颁布“特别规定”和国务院亲自出马搞阵风似的停产整顿更为重要和有用

比如说,我们多年来一直强调的,多想一想怎样鼓励煤矿工人积极参与煤矿安全的监督管理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韩东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韩东方的评论 依靠地方政府关闭不了非法煤矿(韩东方) 中国新一轮农民起义揭开序幕

(韩东方) 煤矿安全生产:人的问题远大过技术问题 (韩东方) 历史伤口未平,新的创伤不断,但沉默不再 --- 写在“六四”16周年 (韩东方) 整顿关闭小煤矿对付矿难:效果让人质疑 (韩东方) 建筑领域拖欠工资问题真的“已经基本解决”了吗

(韩东方) 煤矿安全监管仅是"党的事业"吗

(韩东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