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3-10 18:01:03|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环境

主页 | 专栏 | 夜话中南海 十九大王歧山可能出任党中央副主席

(高新) 2017-01-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中共新领导层成员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斗争,引发各界关注

(AFP)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习近平训话的政治局成员中谁没有“擺正自己的位置”》中介绍了如今由习近平单独领导,王歧山一手把持的中纪委已经不仅仅是对下级的监督,“平级监督”已经全面开始

不但是监督普通政治局委员,也要监督政治局常委

如此说来,中共政权已经从过去的“刑不上大夫”“进步”到了整个中共党内只有区区两个人不受监督,一个是“习核心”,一个是王歧山

内地的记者朋友帮笔者纠正说,在中南海里,王歧山对政治局常委会成员的监督不叫“平级监督”,叫“横向监督”

对省部一级领导人的监督则不叫“纵向监督”,而是叫“垂直监督”

至于中共党内的高级干部们,也就是说有资格被中纪委管控的干部们,背地里先是給王歧山起了个外号“王疯子”,更多的人都称呼他“闫王”或者“活闫王”也已经不是新鲜话题

更有人称王歧山为“九千岁”,真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熟悉点中国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九千岁”的由来,明朝末期的一个宦官明叫李进忠,在出任秉笔太监后,改名为魏忠贤

因为极其受皇帝的宠信,所以被称为“九千九百岁”

内地记者的“九千岁”说令笔者想起一年前就已经读到过曾节明先生的文章《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兼论中南海已成“两山”格局》 文章中说:   “十八大”后各级纪检委不再由同级党委任命,权力大大提升,简直成了手握尚方宝剑的各级御史,在党政军各机构中,纪检委俨如国中之国

随着习式“反腐”的进行,纪检委的锦衣军迅速取代了周永康的公安武警国保,掌握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权力要津

而且,比起政法系甚至国安、军队系统来,纪检委有个杀手锏绝招,各派都无法抵挡,那就是“双规”;凭借这个利器,各组织各机构中的政法委,可以直取同级头目的脑袋

也就是说,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最大的获益者是王岐山

事实上,谋划和操盘“习反腐”的,正是王岐山本人;王岐山通过“习反腐”,在迅速地夺取大权

现在,王岐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九千岁”态势已经很明显

习近平志大才疏,色厉内荏,而王岐山足智多谋、精明干练、通晓术数,没有王岐山扶佐,习近平寸步难行,更不用说对敌“庆亲王”了

王岐山之于习近平,就象赵高之于秦二世;魏忠贤之于明熹宗

曾明节先生的文章中还说:当然,王岐山的弱点也是明显的: 一是尚未有军权

所以王岐山现在全力辅佐习近平推进军队改革和“反腐”,其目的就是要夺取军权

二是尚未有文宣大权

所以习王下一步必推进文宣系“反腐”,以夺取文宣大权,此必要与刘云山对决

“两山”并立,王岐山火并刘云山,这就是中南海的“两山”格局

曾明节先生认为:现届政治局常委会内,只有李克强主张市场经济,内心认同宪政民主,算得上可塑之才,但他目前左右不了大局

曾先生的文章颇有见地,王歧山之于魏忠贤,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相像,更相像的还有王歧山的中纪委在中共党内早就被人类比为当年魏忠贤把持的东厂和锦衣卫

而王歧山与魏忠贤最大的不同则是对皇上的态度

历史教科书记载:魏忠贤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

如今的王歧山则不是,他领导下的当代“锦衣卫”所做的一切真的不是为了王歧山个人,而是对当今圣上”庆丰帝“习近平的“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使然

在刊登曾明节先生的一家网站上有“署名“好事“的读者留言说:李克强养好了糖尿病,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就会将习包子干掉,这一招叫暗度陈仓“

依笔者之见,这位“好事”者实在是高估了李克强的能量和胆量了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提到习近平在去年底的政治局的民主生活会上还训示全体政治局成员: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在指导思想和路线方针政策以及关系全局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脑子要特别清醒、立场要特别坚定

要严格执行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制度,处理好全局和局部关系、中央和地方关系

毫无疑问习近平的这番话是意有所指,对症下药

那么当届政治局里,普通委员们谁敢在习近平面前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政治局常委里如果有个把人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可能性最高的就是本来应该是党内“九千岁”的李克强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还分析道:习近平在这里如此特别强调,是否意味着在次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之前,已经被王歧山先行“谈心谈话”的某个或者某几个政治局委员甚至政治局常委没有严格执行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制度

李克强是否犯过“重大问题”没有(向他习近平)“请示报告” 的错误

就在习近平的政治民主党生活会召开的当天,博讯发表一篇“北京特别报道”,题目为《“南北院内斗”偃旗息鼓 “克强经济学”寿终正寝》

文中说:回顾2016年的中国经济,任何表述都不如“南北院内斗”,更加形象,也更为贴切

全程参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的中南海知情者指出:“在中共历史上,中南海南北院内斗由来已久;但是自习李上任以来,经过短暂的蜜月期后,南北院内斗才日渐浮出’海’面

” 2006年3月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之后,南北院内斗“火药味”渐浓,而且愈演愈烈,甚至“剑拔弩张”;最终以《人民日报》所谓“权威人士”的“权威”评论,暂时占得“上风”

因为南北院的内斗不断升级,让外界归结为“习李不和”,一度传闻李克强甚至可能提前“下课”......六中全会前夕,为了让“习核心”得以在全会一致通过,中共7常委预先频频互动,当然主要是内部“有条件的互有让步”;至六中全会“习核心”一经确立,南北院内斗也就随即停止

博讯的文章总结说: “无论是习李不和,还是南北院的内斗,其实就是中国经济战略之争;而最后李克强就是’体面和侧面’承担了中国经济一蹶不振的全部责任

”中南海知情者最后对博闻社首席记者强调指出,“随着’南北院内斗’的偃旗息鼓,’克强经济学’也就寿终正寝;而所谓’供给侧改革’,将成为’橡皮图章’,农业供给侧、工业供给侧、经济供给侧,诸如此类,什么都可以往上盖

” 如果说“习核心”已经在中共六中全会上“板上钉钉”;那么日后的“两会”上,则让“习近平经济思想”呼之欲出

如此说来,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之前“有关方面”做准备的过程中,“有关负责同志”王歧山在与政治局成员之一李克强的谈心谈话时指出的李克强在民主生活会上需要”对照检查“的内容应该就是他与习近平“不和”的内容,具体为未有向习近平请示就让”克强经济学“招摇过市,导致外界对中央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关系产生严重误解

    随着中共十九大召开时日的临近,关于王歧山留任的“呼声”日益高涨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讨论过习近平恢复党主席制的可能性

在此基础上,假设只安排一个副主席兼任中纪委书记,那么届时王歧山“九千岁”的地位就“合理合法”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佳士工潮启示录:毛左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专访:揭开中国“黑打”私企之黑幕 讨论:翻墙者对中国看法更正面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